个性的产生与发展,究竟与什么有关?

多年以来,关于个性的产生究竟是先天的遗传,还是后天的养成,科学界一直存在争议。

中国有句老话:「有其父必有其子」,出自 《孔丛子·居卫》:“有此父斯有此子,人道之常也。”这句话常常用来形容父母和子女在品质与性格上的相似之处。我们也习惯性地认为,子女所表现出的一系列行为模式,与遗传相关。

虽然人类是群居动物,但性格和行为的表现却各不相同。比如,有的人性格外向,以社交活动来获取能量;有的人性格内向,以读书散步来获取能量。有的人是活雷锋,助人为乐;有的人是恶刁民,危害社会。

个性的产生与发展,究竟与什么有关?
图源: Pixabay

然而,乐观之人的父母不一定是乐观之人;悲观之人的孩子也不一定是悲观之人。这意味着,单纯的遗传因素并不能解释那些与父辈不同的个性来自何处。多年以来,关于个性的产生究竟是先天的遗传,还是后天的养成,科学界一直存在争议。

在这里,我们不讲「丑小鸭与白天鹅」的童话故事,也不聊「天才是99%的汗水加上1%的天赋」的励志名言,更不谈「穷养儿,富养女」的教育模式。我们从科学的角度聊一聊,个性的产生与发展,究竟与什么有关。

遗传与行为科学的研究,常常需要借助于「模式生物」开展。「模式生物」在整个生命科学的进程中意义非凡。比如,大肠杆菌之于基因表达与调控,豌豆和果蝇之于遗传学定律,小鼠之于哺乳动物功能基因组学等等。

个性的产生与发展,究竟与什么有关?
图源: Pixabay

那么,问题来了。用这些简单生物所做的研究,为什么可以「转移」到其他的生物,甚至人类身上呢?这是因为,从分子水平上看,控制生物性状的基本遗传单位——基因,是由4种化合物,通过不同的排列、组合而形成的。这4种化合物(又称为碱基)为:腺嘌呤 (adenine, A), 鸟嘌呤 (guanine, G), 胞嘧啶 (cytosine, C), 和胸腺嘧啶 (thymine, T)。由于基因在进化上的保守性以及遗传密码的通用性,从一种实验生物得到的有关基因性质或功能方面的信息,通常也适用于其他的生物。

果蝇,作为经典遗传学的「模式生物」,已经有100多年的历史。其中黑腹果蝇,是实验室中最为常见的一种。果蝇的许多基因在进化上很保守,与人类基因有很好的同源性。通过果蝇所做的研究,对理解人类的生命科学议题有着重要的参考价值。

为了深入理解个性的差异来源于何处,科学家们设计了一组实验,研究被剪掉翅膀的果蝇的行进轨迹。结果发现,一些果蝇始终循规蹈矩,按照科学家的既定路线行走,而另外一些果蝇,则来去随心。

根据这两种不同的行为,果蝇们被分成了两组,进行解剖研究。研究人员发现,果蝇视觉系统中的一组神经元以可变的方式进行连接,导致果蝇特定的脑回路具有不对称性,从而引导它们的行进行为。大脑回路不对称性越高,果蝇对外界既定路线的定位就越准。

个性的产生与发展,究竟与什么有关?
图源: Pixabay

两组果蝇的差异性行为,对个体来说是稳定的,但在群体中却具有多样性。在群体中表现出的个体多样性,是个体在正常发育的过程中出现的内在紊乱导致的。换句话说,这些随机的内在紊乱,对个性形成有着重要的影响。科学家们根据果蝇的行为,挖掘了其背后的原因,为理解人类个性的产生与发展提供了重要的参考价值。对于一个人性格的塑造,不管是先天遗传,还是后天养成,作用都不容小觑,同时也不能片面地说,某种因素一家独大。

相较于「决定论」来说,笔者更倾向于:个性的产生和发展,是多种因素协同作用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某些随机因素引发的某种「紊乱」,也是不可忽视的。人类有超过99%的遗传物质是相同的,然而正是这不到百分之一的差别,决定了你我千差万别的个性。

先天的遗传也好,后天的养成也罢,关于个性的产生,我们似乎是被动的,在很大程度上,我们或许都没有办法控制那些随机的内在紊乱。然而,个性的发展,如何朝着对个体有益的方向,确是可以通过努力改变的。虽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但等你真正尝到「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的甘甜之后,就会发现「败也个性,成也个性」。

参考文献:

  1. Bassem A. Hassan et al, A neurodevelopmental origin of behavioral individuality in the Drosophila visual system, Science2020367, 1112-1119. DOI:
  2. Bob Yirka, Fruit fly study suggests neither nature nor nurture is responsible for individuality
  3. Julien Colomb et al, Open Source Tracking and Analysis of Adult Drosophila Locomotion in Buridan’s Paradigm with and without Visual Targets, PLOS ONE, 2012.
  4. 《细胞生物学》 翟中和,王喜忠,丁明孝 主编

本作品为本站原创文章,作者:科学你我他,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个性的产生与发展,究竟与什么有关? | 科学你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