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千万年来见我们的,究竟是?

论文上线《自然》一天后,业内同行便提出了质疑,称该研究论文断定琥珀化石发现的新物种宽娅眼齿鸟断定为「最小恐龙」证据不足,它很可能属于某种蜥蜴。

本月12日,我们在《穿越千万年,只为遇见你》(点击此处查看)一文中,为大家介绍了有关「最小恐龙」化石的相关发现。研究论文于本月11日发表在全球顶级科学期刊《自然》中,并且荣登当期封面。

对于科研人员来说,三大标杆期刊,非《细胞》、《自然》和《科学》莫属。在这三大期刊中发表的论文,基本上就代表了当前学术界中最具创新力、影响力和权威性的科研成果。在《自然》中发表研究论文,本就是一件极其不容易的事,能够「荣登」期刊封面,更是难上加难。

这篇题为《缅甸白垩纪蜂鸟大小的恐龙》(Hummingbird-sized dinosaur from the Cretaceous period of Myanmar),究竟是报道了什么样的「重大发现」,才能获此殊荣呢?据报道,该科研团队发现了一个保存完好的小型「像鸟一样的」(bird-like) 头骨。这项发现记录了一个新物种,研究人员将其命名为眼齿鸟 (Oculudentavis) ,并与「最小恐龙」联系了起来。

穿越千万年来见我们的,究竟是?
爬行动物演化关系简图。图源: 返朴公众号

这项发现,刷新了人们的认知。在人们的普遍印象中,恐龙,一般代指早已灭绝的史前生物。它们大多体型庞大,有鸟类(「恐龙」一词在广义上讲包含鸟类)和非鸟类恐龙之分。这个发现于缅甸北部的琥珀化石,其中包裹的动物头骨仅有1.4厘米,整体展现出鸟类头骨的形态。

该论文上线《自然》一天后,业内同行便提出了质疑,称该研究论文断定琥珀化石发现的新物种宽娅眼齿鸟断定为「最小恐龙」证据不足,它很可能属于某种蜥蜴。

穿越千万年来见我们的,究竟是?
左图:一种小型蜥蜴 ;右图:侏儒变色龙
左图来源:janosiki.flog.pl
右图来源:www.chameleoncaremanual.com

来自中科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中科院古脊椎与古人类研究所和澳大利亚新英格兰大学的6位科学家集体撰文《琥珀中的“最小恐龙”,也许是史上最大乌龙》。该文章对论文《缅甸白垩纪蜂鸟大小的恐龙》提出了十大质疑,其中九个质疑来自学术,另外一个来自于论文行文的措辞与逻辑。

科研论文的发表,需要经过「同行评议」的流程。这种经过业内同行进行评审的制度,会从科学性、原创性、创新性、逻辑性和准确性等多方面综合考虑。也就是说,只要能够通过2-5位业内同行的评审,论文就可以发表在相应的期刊上。

自古以来,学者之间的争议就从未停歇过,这取决于科学的属性本就是一种探索性的工作。不仅对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哲学、文学、心理学等等均是一样。学术的不断进步与学术观点之间的争议息息相关。我们需要「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的学术环境,同时也需要不断地探索更加完善的科研评审制度。

穿越千万年来见我们的,究竟是?

学术争议是好的。科学就是在各种思想的碰撞,观点的交锋中走出来的那一条通往真理的路。如果科研人员不能把握好内心的天平,不能做到「如临深渊,如履薄冰」,那么这条路注定是经不起时间的考验的。然而,百分之百完善的制度是不可能存在的。这就意味着再完善的评审制度,也会有些许不完善。那么,科研人员的职业素养和职业道德将会作为最后一道防线,弥补制度的不完善。

目前在学术界,「唯论文数英雄」导致的学术不端早已屡见不鲜。科研论文的发表,是科研人员对未知世界进行探索的一种见证。未知不可预期,如实地记录总结,合理地推断预测,是最基本的科研素养。这些科研素养,仿佛一块块坚硬的石砖,为我们打造出一个个令人着迷的未来世界。

参考文献:

  1. Jingmai K. O’Connor et al., Hummingbird-sized dinosaur from the Cretaceous period of MyanmarNature2020579, 245–249.
  2. 王维,李志恒,胡晗,王敏,易鸿宇,卢静《琥珀中的“最小恐龙”,也许是史上最大乌龙》返朴公众号

本作品为本站原创文章,作者:科学你我他,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穿越千万年来见我们的,究竟是? | 科学你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