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马球论唐朝的男女平等

2012年,西安市文物保护考古研究院,在西安市发掘了晚唐泾原、镇海节度使周宝之妻崔氏的墓葬。尽管盗墓者已经洗劫了该墓室,但考古人员发现了一些动物残骸,其中包括三只驴。

听说过「骑驴看唱本——走着瞧」,今天就来瞧一瞧骑驴打马球。脑海中瞬间脑补出盛明兰骑着小毛驴和二叔驰骋在赛场上的画面,顿感骑着毛驴的明兰弱了几分。

马球,是指骑在马上,用马球杆把球击入球门的一项体育运动,始于汉代,兴盛于唐宋。该项运动属于地地道道的本土运动,于2008年被列入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从马球论唐朝的男女平等
女子驰骋在马球赛场上。图源:《科学》

历史上,人类对马一直都赞誉有加,至于其表亲——驴,我们一直认为其待遇没有那么好。然而,一个来自十九世纪中国贵妇的墓葬,帮助我们认识到驴的社会地位,可能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低。

2012年,西安市文物保护考古研究院,在西安市发掘了晚唐泾原、镇海节度使周宝之妻崔氏的墓葬。崔氏于公元878年10月6日逝世,享年59岁。古史记载,崔氏丈夫郭宝因其马球造诣,得唐僖宗提拔为将军。此外,该墓葬甬道和墓室绘有壁画,表明其主人身份尊贵。尽管盗墓者已经洗劫了该墓室,但考古人员发现了一些动物残骸,其中包括三只驴。

从马球论唐朝的男女平等
图源: Pixabay

在九世纪的西安,驴子早已司空见惯,作为丝绸之路上的「搬运工」,见证了唐朝丝绸之路的繁盛。不过,其社会地位可能也就仅限于搬运工具。所以,此类卑微的动物一般不会成为当时达官显贵以及社会精英的陪葬品。

马球在唐朝大受欢迎,考虑到该运动的危险性,骑驴(相较马而言,低、稳、慢)或许是一种更安全的选择。此外,根据该考古研究院的研究结果,崔氏墓葬中的驴骨头相对偏小,无法很好地扮演「搬运工」的角色,而其腿部的骨骼又表明生前经常奔跑。综合推断,这可能是崔氏生前打马球的坐骑,死后作为祭祀品,供崔氏继续玩耍打马球。古代的富人,生前身后都要安排妥当!

按照此种推断,唐朝驴子的社会地位或许远超我们的想象,驴子生活的幸福感也可能要超过其他朝代的驴子。当然,腿部骨骼的发达也可能只是生前有过拉磨的经历也说不定呢。

从马球论唐朝的男女平等

姑且,就当它是打马球时的坐骑,那么如果是出于安全性的考虑,那真的是得感叹这个男女平等的美好时代。如若不然,男士打马球骑马,女士打马球骑驴,这就是典型的男女不对等。 

参考文献:

  1. Songmei Hu et al, From pack animals to polo: donkeys from the ninth-century Tang tomb of an elite lady in Xi’an, China, Antiquity, 2020.
  2. Michael Price, ‘Polo-obsessed’ Chinese noblewoman buried with her donkey steed. Science News, Mar. 16, 2020.

本作品为本站原创文章,作者:科学你我他,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从马球论唐朝的男女平等 | 科学你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