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博拉的寒冬已经过去,新冠疫情的春天还会远吗?

1976年,一种新的病毒在刚果民主共和国的雨林中出现,它一出现就引起了280人死亡,之后该病毒消失,而后偶有出现,每次都给人类带来了毁灭性的影响。

此后,人们为这种不治之症的感染,冠以附近一条河流的名字——埃博拉。今年,这种束手无策的困局开始发生变化。

埃博拉的寒冬已经过去,新冠疫情的春天还会远吗?
图源: 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 hi@sciteller.com)

在刚果民主共和国历史上死亡人数最多的一次疫情中,科学家们最终确定了两种抗体药物,可大幅降低埃博拉的死亡率。

一种抗体是从1996年一位埃博拉疫情的幸存者身上分离得到的,另一种抗体是由人源化小鼠产生的三种抗体的混合。

一项研究结果表明,通过上述任意一种抗体药物的治疗,病人的存活率达到50%。若将上述四种抗体任意组合,进行随机实验,同时服用其中任意两种抗体药物,病人的存活率高达70%。该项研究成果大大提高了患者的生存机会,同时以此鼓励人们尽早寻求治疗。

距埃博拉首次被发现,已经有四十年了。四十年后的今天,面对该病毒的威胁,我们终于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在这里我们必须向那些奋战在抗击疫情一线的战士们致敬。

题外话:新冠疫情

冠状病毒是具有正向单链RNA基因组,且具有螺旋对称核衣壳的包膜病毒,其基因组大约含有26000至32000个碱基,所以该类病毒是RNA病毒中最大的。

20世纪60年代,人们首次发现了冠状病毒。最早检测到的三种冠状病毒,分别是鸡传染性支气管炎病毒人冠状病毒HCoV-229E人冠状病毒HCoV-OC43

埃博拉的寒冬已经过去,新冠疫情的春天还会远吗?
图源: Pixabay

此后发现的其家族成员,都是大家熟知的。包括2003年的SARS-CoV、2004年的HCoV-NL63、2005年的HKU1、2012年的MERS-CoV和眼下的新冠病毒2019-nCoV,其中大多数的冠状病毒都和严重的呼吸道感染相关。

冠状病毒,以一次次猛烈的进攻,迫使人类铭记它们的名字。这些肉眼不可见的敌人,一次又一次地更新变异,向人类进军。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人类从未放弃,我们众志成城,一次又一次地攻坚过关,相信眼下的新冠疫情也会如此。

参考文献:

    1. National Institute of Allergy and Infectious diseases, Independent Monitoring Board Recommends Early Termination of Ebola Therapeutics Trial in DRC Because of Favorable Results with Two of Four Candidates, 12 August 2019.
    2. Kupferschmidt K., Successful Ebola Treatments Promise to Tame Outbreaks, Science2019365, 628.
    3. Coronavirus, Wikipedia

本作品为本站原创文章,作者:科学你我他,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埃博拉的寒冬已经过去,新冠疫情的春天还会远吗? | 科学你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