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博导开除了,满血复活后成了一个“再读”生

很庆幸自己当初没有放弃攻博的理想,才换来了今天的境遇。感谢那个在困境中依旧自信、自强、自立的我自己。

原文 | Anurag Srivastava
编译 | SciTeller

“来一下我办公室”,这熟悉的召唤,来自我的博士导师,「不需要带笔记本啊」,他补充道。

一头雾水的我,来到他的办公室之后,坐下。“这绝不是一次简简单单的谈话”,导师定下了此次谈话的基调。此刻,一种不好的预感弥漫开来。

接下来的15分钟内,导师细数了我,过往岁月中,“优秀”的科研素养和能力。我心想:完蛋了,这是先给个甜枣儿,再给一巴掌的节奏啊?还没等我把这个甜枣儿给消化了,一句“你被开除了”,咒语般瞬间将我石化。“我是谁,我在哪儿,发生了什么?”

我被博导开除了,满血复活后成了一个“再读”生
图源: Pixabay

我目光呆滞,不知所措,脑中不断闪回那一句“你被开除了”,然后不停地问自己“这怎么可能”?没错,这不是梦,这就是来自现实生活的那一巴掌,远比物理学上的一巴掌疼的多。

那一天,灰暗的两个小时,都聊了什么,请原谅我脑袋不清,记不起来了。貌似重点是:未来一个月如何将项目好好收尾。生活不易,活着更不易,且行且珍惜。未来的日子,山高水长……脑海中一股脑儿冒出各种金句,谁能做到谁去做,反正我是没有脸面再出门了。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开始不停地问自己,“这到底是为什么?”

我被博导开除了,满血复活后成了一个“再读”生
图源: Pixabay

到现在我也不确定,自己为什么会被开除,但是我严重怀疑是因为项目之初,我的几个错误,让导师觉得我没有能力完成博士课题。
此刻,我开始尽可能地回忆,进入该实验室之后的所有细节,试图替导师找到一个可以说服我自己的理由。然而,却不能。

生活仿佛给我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更可悲的是,我要独自消化由这一句“你被开除了”所引发的各种身体连锁反应,比如呆滞、自我否定、无心生活,而后循环。能否走出这个怪圈,我意识到这或许就是我人生的一大拐点。对,这正是上天给我的一次试炼,渡劫成功与否,全看个人造化。苦我心智,我不怕,劳我筋骨,我能忍,对吧?茅塞顿开的我,在镜子上写下了那句改变我人生的名言“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我渐渐接受了这个事实。我还是我,是那个坚定初心,想完成博士学业的有志青年。这一次的失败又能代表什么,正所谓“失败乃成功之母”。日子还要继续,因为“一位导师”对自己的怀疑,放弃所有导师提供的机会,我是有多傻。到此,鸡血般的,我站起来了。内心那个小小的我,抛掉所有的负面情绪,轻盈地站起来了。

我被博导开除了,满血复活后成了一个“再读”生
图源: Pexels

重拾信心之后,我电邮联系了几位终身教授,申请了相关的研究项目。经过两个月的“舌战群儒”,最终,我获得了去意大利攻读博士学位的机会。意大利呀,Italy,多么美丽、浪漫又充满文化气息的国家,内心窃喜,还犹豫什么,收拾行囊,转战意大利。

尽管目前的博士课题中存在很多的挑战,但是现在的导师一直在身边耐心地指导我、支持我。我很幸运,遇到了一位好导师,愿意继续培养我本就优秀的科学素养。

我很庆幸,自己当初没有放弃攻博的理想,才换来了今天的境遇。感谢那个在困境中依旧自信、自强、自立的我自己。我就是我,是一个把“被导师开除”当做历劫,继续奋战在科研一线的博士“再读”生。

参考文献:

Anurag Srivastava, “My Ph.D. adviser fired me. Here’s how I moved on”, Science Career, Jan. 23, 2020.

本作品为本站原创文章,作者:科学你我他,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我被博导开除了,满血复活后成了一个“再读”生 | 科学你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