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年的跨越,需要严谨来守门

科学与知识是需要传承的。

对于学术论文而言,撤稿不是简简单单的“删除”,而更像是一种留下了明显痕迹的“撤回”。

作为文献的一种,学术论文是探索与知识的载体,同时兼具存档的作用。学术论文的发表,一般都需要经过一种被称为“同行评议”的制度,由具有相关资质的业内同行来评审论文是否达到某本学术期刊的发表要求。

无论是什么样级别的科学研究,有了成果,自然需要公开,总不能“自娱自乐”。因此,论文成功发表之后,就代表着学者的研究工作得到了同行的认可,并且以图文为主要载体公诸于世。

“严谨”,或许是形容科研工作者的第一形容词。无论是研究工作的展开,还是学术论文的发表,没有严谨作为大前提,任何的创新性或是有用性,都无从谈起。

千万年的跨越,需要严谨来守门
当期的《自然》期刊封面。图源:《自然》

今年的3月11日,来自于中国地质大学(北京)的副教授邢立达,以及中国科学院古脊椎所外籍研究员邹晶梅 (Jingmai K. O’Connor) 等人的论文《缅甸白垩纪蜂鸟大小的恐龙》(Hummingbird-sized dinosaur from the Cretaceous period of Myanmar),在《自然》期刊中以封面论文的形式正式发表。

一经发表,该论文不仅引起了学术轰动,还被大小媒体争相报道(“科学你我他”也在3月12日简单讲述了这项工作,详见《穿越千万年,只为遇见你》)。似乎这只“最小恐龙”能够让人们的好奇心过足了瘾。

千万年的跨越,需要严谨来守门

然而,在《自然》上的论文发表不到24小时,国内多位相关学术同行联合发表质疑文章。随后,一些相关领域的国际同行也纷纷指出论文对化石标本分析的缺陷。我们“科学你我他”也在3月14日发表了相应的评论文章《穿越千万年来见我们的,究竟是?》。

4个月后,在本月的22日,论文的作者团队在《自然》上正式发表了撤稿通告。

千万年的跨越,需要严谨来守门
发表于《自然》的论文撤稿通告。图源:《自然》

“为了预防不正确的信息保留在文献记录中,作者们撤回本论文。尽管对Oculudentavis khaungraae的描述仍然是准确的,但是,一个新的且未发表的标本使我们对标本HPG-15-3的演化史位置产生了怀疑。”

《自然》

虽然目前对于围绕该化石的种种谜团尚未彻底解决,但新的证据表明,这块来自大约9900万年前的琥珀化石,其中所“包裹”的动物很可能是某种蜥蜴。

千万年的跨越,需要严谨来守门
爬行动物演化关系简图。图源: 公众号“返朴”

至此,虽然影响一时的“最小恐龙”事件以撤稿告一段落,但产生这种“乌龙”事件的前因后果,却仍然值得思考。作为顶级学术期刊,《自然》有着严苛的审稿标准,而想要以封面论文的形式得到发表,更是难上加难。那么,在短短不到半年的时间内撤稿,究竟应当对学术论文发表的哪个关键步骤提出质疑?

撤稿对作者团队的影响毋庸置疑,但对相关的学科来说,却是一件好事。一方面,“严谨”再次维持了其“守门性”的原则;另一方面,也正如作者团队在撤稿通告中所声明的那样,“为了预防不正确的信息保留在文献记录中”。

毕竟,科学与知识是需要传承的。

参考文献:

  1. Lida Xing, Jingmai K. O’Connor, Lars Schmitz, Luis M. Chiappe, Ryan C. McKellar, Qiru Yi & Gang Li, “Hummingbird-sized dinosaur from the Cretaceous period of Myanmar”, Nature, 2020, 579, 245-249.
  2. “穿越千万年,只为遇见你”, 科学你我他
  3. “穿越千万年来见我们的,究竟是?” 科学你我他

本作品为本站原创文章,作者:科学你我他,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千万年的跨越,需要严谨来守门 | 科学你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