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怜的猪又背锅了

人类控诉猪的四大罪状:暴食、懒惰、贪婪以及猪流感。猪,哭了。

“你们几乎吃遍了我身体的每一个部分,原来你们不是在享受美食,而是在鞭笞我的肉体,让我赎罪。原谅我,没有办法接受这种洗白的方式。”

除此之外,人类将一些古老的沙门氏菌的传染也归咎于猪。猪表示,“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不过,有关这些古老的沙门氏菌,极有可能是我们错怪猪了,猪非但无罪,而且还是受害者。

沙门氏菌感染症为人畜共患感染性疾病,主要由食用遭受污染的食物导致,是许多国家食物中毒的重要病源。典型症状包括发热、恶心、呕吐、腹泻及腹部绞痛等症状。

​可怜的猪又背锅了
图源:《科学》

科学家们最近的一项研究结果表明,欧亚大陆早期的游牧民族,起初以狩猎为生,之后转换为以农业为生。

农业的出现,给人类带来了一种更为致命的沙门氏菌,而后将这种古老的沙门氏菌传染给了猪。由于很少有传染病会在骨骼上留下痕迹,所以这些古老的病原体在化石中很难被发现。

几千年前的事情,他们是怎么知道的呢?

这是因为,该研究团队的科学家们成功开发出一种检测方法,可以用来分析远古致病细菌的DNA信息。他们从来自于欧洲、俄罗斯和土耳其的2,739个人类骨骼的牙齿上,筛选出细菌的DNA,这些细菌的历史可以追溯到6,500年前。

​可怜的猪又背锅了
来自于5500年前,感染了沙门氏菌的牧民的牙齿。图源:《科学》

根据目前的研究,我们不能确定究竟是何种动物,将这种古老的沙门氏菌传染给了人类。但很可能不是猪。因为猪携带的沙门氏菌出现在4,000年前,而人类则在5,500年前就曾感染该种沙门氏菌。

目前推断,在以务农为主的生活方式下,人类和家畜近距离生活,关系密切。当人类感染了该种沙门氏菌时,又将该菌传染给了家畜。

所以,猪不幸中招了。

该研究揭示了细菌病原体如何改变宿主,也让我们了解了病原体何时会从一个宿主发展到另一个宿主,意义重大。

正如眼下的新型冠状病毒一样,科学家们也一直在寻找原始宿主的信息。人类寻求未知的天性终会将我们引向真理。

参考文献:

    1. Felix M. Key et al, Emergence of human-adapted Salmonella enterica is linked to the Neolithization process, Nature Ecology & Evolution2020, 4, 324-333.
    2. Ann Gibbons, Farming gave us salmonella, ancient DNA suggests, Science News, Feb. 24, 2020.

本作品为本站原创文章,作者:科学你我他,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可怜的猪又背锅了 | 科学你我他